新闻:幻象的政治

移动端发达之后,我们认知世界的方式随之改变,每个想要找到并且付诸行动去寻找圈子的人,都已经找到合适的表达场所,我们如此聒噪,急于表达,急于融入某种群体,以寻求安全感,环绕在我们周围的信息洪流我们已经安之若素,缺乏思考。还好通过阅读,我们逆来顺受的状况得到稍微的缓解,因为一旦脱离了书本,灵魂将无处安放。新闻,作为我们通向外部世界的媒体,呈现出越来越多的方面。曾经,我对某个新闻端特别反感,因为它老是挑选我不喜欢,走情色擦边球的花边新闻吸引眼球,经过漫长的眼球斗争,这场战争并没有结束,这样的新闻依然如同鬼魅,脱离高级趣味,顽强地生活在成千上万人的手机中。碎片化、戏剧化、个人化、权威-失序,这4种新闻特征,我们不是没有经历,就是我们太过匆忙,没有来得及去思考和反思铺天盖地的新闻洪流中,它到底想要传达什么?作为新闻的发行方?服务普罗大众,新闻伦理,新闻道德,新闻的目的是什么呢?为了完成对事实的报导?成为一种故事?普通人和官员在新闻面前的地位是平等的吗?新闻存在于社会,它的意义是什么?这些都是一些有趣的问题。... [Read More]

2019年数学书籍盘点

大众需要数学,但是畏惧数学,因为数学这个词带给人恐惧不亚于怪兽,很多人因数学绞尽脑汁,而另外一些人却甘之如饴。现在那些甘之若饴的人要分享一些他们在遭遇数学所遇见的一些问题了。... [Read More]

抵达月球的最后13分钟

人类为什么要登上月球呢?当我仔细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感觉它离我很遥远。坐在屋里看世事变幻不好吗?登上月球有什么用?那里有什么金银财宝需要我们开发探索?如果纯粹的为了商业利益,地球上的财富不够用了还是怎样?这件事情的危险程度其实被低估了,去年有一部叫做《登月第一人》的电影上映,在美国宇航局派人上月球之前是做过好多次实验的,而且也牺牲了不少航天员。人命关天的价值观主导下,人类好像并没有屈服。登月不是有一艘开往月球的飞船,买票,让后坐上去就完事儿。这是一件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怎么提供能源支撑?载人飞船怎么设计?月球表面的环境适合人类活动吗?那怎么设计服装?人类即便登上月球了,怎么返回?在飞船上的人能够操控吗?还是由地面人员操控?地面与飞船之间是通过什么方式通讯?出故障了怎么办?可能有哪些故障?做成这件事情需要多少人?为此可能付出的代价是什么?由谁来主导这件事情,这件事情的动机是什么呢?阿波罗登月计划是因为美苏冷战的结果吗?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人组成的呢?能做成这件事情需要什么素质?... [Read More]